赵琼仙

自留地,随时跑路,不用fo我。

【曦瑶】【双向暗恋】宫商角徵羽—上(学琴之意不在琴系列)

01

金光瑶有些心猿意马。

他提醒自己,这不是个正确的时候。

身后那人俯身把着他手按在琴弦上:“阿瑶这里弹错了呢。”

金光瑶流转了一回眼波,慢慢地抬起头来对着蓝曦臣展现出一个略有抱歉的笑容:“阿瑶自己太笨,错误这样多,当真麻烦二哥了吧。”

他瞧着蓝曦臣仿佛怔了怔,随后亦以微笑还他:“不麻烦的。你初次学清心音,弹到这般已是资质悟性极佳了。”

不是第一次碰琴——金光瑶想道。但话在喉头打了一转儿又平稳地咽回了肚。蓝曦臣一个音一个指法地给他讲,纵是熟稔极也莫名不觉腻歪,反而新鲜贪恋得紧。

欲得周郎顾,时时误抚弦。他突然想起来这句常常被提起的有点风月的话。

似乎也并不是只为欲得周郎顾。他已经学会了,本来再怎样也不至于错这么多。他本来是个极其伶俐的人。他垂下眼帘去,又有意地拂错一根弦。这回蓝曦臣的面容并没有作怪地跑到那根弦上。

蓝曦臣自然又要为他讲解了。他隐约听得:“......应是宫音方与上句调和。这清心音讲究的就是音律自然,奏者心静,听者自然亦能为琴音所感,心绪平复。”

他一点儿都不心静。蓝曦臣把着他的手热度传得这样快。他于余隙间觑蓝曦臣的侧脸,一点点地深了目光。

他坐着。毕竟于蓝曦臣来说太矮了,不得不俯下身子。这一低头俯身之间过长的抹额一端从他发间垂下来。金光瑶想,系得这样松,离他又这样近。他一伸手就能把蓝曦臣的抹额拽下来攥在手心。

可他左思右想一直到蓝曦臣又立直身子,那条抹额从他视线中划开。

“可听明白了?再练一遍阿瑶就可以休息了。这大半天,想必你累了。”

他编不出拽下那根抹额的理由。蓝曦臣知道他是清楚蓝家的抹额何意的。

他终究不敢让它昭然若揭。

02

“二哥不要站着。站着毕竟是太累,阿瑶还要烦二哥指点好久呢。”

蓝曦臣觉得他泽芜君世家君子典范的名声毕竟还有一点好处。

他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心思,用冠冕堂皇的话遮盖过去,从来不会有人怀疑。

于是他听见自己笑着对金光瑶说:“不妨的。站着总归方便些。”

——方便些什么呢。

金光瑶莫名轻轻笑了起来。那点朱砂衬着格外灵动。他的声音有些柔腻,抓人耳得要命。

他好像也是很开心的:“实在是劳动二哥了。”

“第一个音。”他说。他顿了一下。

金光瑶收敛袍裾坐在那把琴前,神色很温柔。在他看来是。

于是他终于决心装作忘记金光瑶很久以前提到过的那句“......从前也是粗浅会一点指法的罢”,俯下身去握住他的手,抹过那根静止的弦,商音。中正平稳。

他的心哪个地方似乎也被拨动了一响罢。蓝曦臣想。他的手这样软,窝在他的掌心里。那份热量像是一直溯着脉络涌上去,涌上去,变本加厉地。

所以他心里拨响的那根弦,大抵不是商音罢。

他用胸膛紧贴着的那人听得实在太认真。蓝曦臣一个音一个音地教下去,不瞧他眉眼也想象得出他该是怎样专心乖巧的模样。

他突然冒出一个想法。如果金光瑶在云深不知处做蓝氏的门生,听蓝启仁的授课,蓝老先生总应该对他满意得很了罢。

他忽然又把它否决了下去。金光瑶太过聪慧伶俐了,料想学旁人三年的课业,耗的功夫必定是极少,怕是一年便滚瓜烂熟要离开姑苏了罢。

幸而没有。他听着金光瑶一字一句复述他方才讲过的要义,悄声念道。

复述得一个错误也寻不出来。他觉着有那么一点极轻极轻的遗憾。——只是一瞬间而已。

他俯下身再度握住金光瑶的手,把握着恰如其分的力度——怕一下会握得很紧很紧。

他悄无声息地靠得离金光瑶更近了一点。

“阿瑶学得真快。那我们讲清心音的第一段。第一个音是角。在这。”

03

结拜时旁人冠的名号其实金光瑶是满意的。

敛芳尊敛芳尊...啊。

自然有人讥讽道:“夸得是他那张脸罢了。”

可是和蓝曦臣的名号连起来念......

泽芜君,敛芳尊。泽芜敛芳,敛芳泽芜。怎么念怎么相配。

他微微流露出笑颜色,眯起眼睛。

于是便也没那么在乎了。反而在听到的时候还有点高兴。

“敛芳尊。”门人说。

“嗯。”他的笑容有两分真心。

“敛芳尊,泽芜君到了。”

于是他笑得更加真心了。“快请进来。不,我亲自去迎。”

他的笑从来都挂着。可是对不同的人从来不重样。

在金光善跟前一副模样,在长老各宗宗主跟前一副模样,在下属面前又一副模样。

下属公认他在秦愫面前笑得最真最亲切。

薛洋有一天从炼尸场回本家听见,呲着一对儿小虎牙不怀好意地笑着纠正:“金光瑶那小矮子能装。他对着蓝家那个叫什么泽芜君的可笑得比在他夫人跟前好看多喽。”

这话还是薛洋亲自和他转述的。

他皱眉心道薛洋这种地痞小流氓当真是闲不着四处惹事的主儿。当天就嘱咐苏涉下去封口了。不过晚上回房的时候,他揽过秦愫的肩让她靠着自己。突然发现,薛洋这话无意间说得很准。

他何尝是见到蓝曦臣就笑得发自内心。

是每一想到,每一听人提起。

他是属于他的二哥啊。

他想他是对不起秦愫的。

她什么也不知道。他也不应当让她知道。

她是那样崇拜和尊重着他。

可和她坐在一起他心中发痛发冷。

他的手指忽然在虚空中一动。

是蓝曦臣教过他的,清心音第一段第一个音,角。

—TBC—

赶着暑假的列车多做点贡献。这篇是完结了的。正在码字而已。不用为我的坑品担忧啦(。・ω・。)ノ♡

以及这篇的章节设置是非常有意思的,从宫音开始最后又以宫音结束,曦瑶交替叙述。

评论

热度(52)

  1. 北曲儿赵琼仙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好看^q^