赵琼仙

自留地,随时跑路,不用fo我。

【花怜】一纸婚书(又名:论面部表情管理不当)

坐一天车有点头晕...晕晕乎乎第一次不写手稿直接打字。完全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。我觉得我再不更你们就要取关我了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灵文笑道:“太子殿下,您二位的婚书已经写好盖印了,恭喜恭喜。”

结为道侣向来是要向天庭上报的。唯有审核通过,灵文殿盖印批下来,这才能名正言顺。

自然谢怜、花城二人无过是走个形式。但捧着这一纸婚书,总觉得好像圆满了什么。谢怜道:“感激不尽。”

花城倚着灵文殿的鎏金雕凤柱,挑了挑眉,左臂自然而然环住他肩。冲灵文点点头算是致谢。

其余风师、郎千秋等人也都连连祝贺。灵文笑道:“不必谢我。太子殿下,天庭近来同人界新学了一门技术,您可知道?”

谢怜自然一些不知,问道:“是什么?”

师青玄抢道:“无过是一个大壳子,对准了人就能把这人当时的形象记录下来,细枝末节一丝不差。叫什么——照相?”

灵文见他抢话,瞥他一眼,并不生气;师青玄却立刻住口摇起他的风师扇来了:“风师所言正是。此术稀奇得紧,灵文殿内恰有一台机器,我想着若太子殿下愿意赏光,以此术永留恩爱情形,定是最好。”

谢怜听得稀奇,有意想尝试,侧头去看花城,他高挑起一侧眉毛,勾着似笑非笑弧度:“如此甚好。”

灵文道:“那便请。”

她话音未落,便有小文官使红漆木盒把一件物事托上来了。灵文见众人瞩目,微微一笑,抬腕揭开所蒙黑布——原来却是一个十分精巧的黑色壳子。她掐了个诀,面前立刻现出一副架子。她三两下便整装好,并不动作,笑道:“还请太子殿下二位先请风师大人上个妆,如此上镜会好看些。”

谢怜心道花城不必化妆已是极好看了,然而并不抗拒。见师青玄手里不知何时已多了螺子黛鸭蛋粉口脂之类,想起他先前事迹,默默祈祷他不要给自己二人画个女子妆面才好。

郎千秋在一旁瞧师青玄动作如飞,其中有好些步骤都不知做什么用,不由好奇问道:“风师大人,这胭脂不是用来扑腮上的么?怎的风师又用它抹眼角?”

师青玄头也不抬:“桃花妆啊。今年斩男必备。”

郎千秋不甚明了,见他正给谢怜薄上唇脂,又问道:“这个是什么?唇脂不都是红色的么,怎的你这个还没大有颜色?”

师青玄道:“怪不得你寻不着道侣。这东西是润唇用的,并非所有唇脂都是红色,要因人而异,灵活变化。本风师瞧东方武神你就比较适合橘红色。”他远远抛过来一样东西,慕情风信几人定睛一看,正是橘红色的唇脂。“可以试试,不必客气。”

慕情低哼一声捂住眼睛。谢怜听得关切道:“慕情?你怎么了?”

风信道:“不必管他。他翻白眼太多眼珠子要掉下来了。”

郎千秋尚在翻来覆去打量,师青玄那边已整饬完了。几人定睛看时,倒也赞服师青玄技术。花城没说什么,眉毛却是扬得更高。

灵文笑道:“风师化妆向来不错。”师青玄插话道:“忘记了。灵文元君你唇妆该重新补补了。”灵文只不理他,仍道:“太子殿下可以摆个动作。”

花城最是配合,当下毫不犹疑带着谢怜摆了好几个动作出来。或有身后环抱,低头轻吻他肩;或有圈他入怀,于发顶轻柔落下双唇;再有拉手环抱花样吻无数,师青玄看着直瞪眼,风信郎千秋二人心情略有复杂,慕情眼珠子快掉了一直按着。灵文一直蹲在机子后也不直视场中二人。谢怜颊上透红,配上桃花妆便是眼角眉梢皆有春|意,拍出来煞是好看。

灵文钻出来道:“二位可以考虑换个动作。比如...太子殿下稍微主动一点的。”

谢怜大窘,环顾四周颇有孤立无援之感。师青玄道:“血雨探花你先蹲一蹲,让太子殿下捧着你的脸,如何?”

花城的眉毛仿佛表示赞同。

灵文道:“且试试。”她一拧眉似觉着不妥,“......等等。好则好,只这抬头纹......有点遮不住啊。”

师青玄等人定睛一看,俱是忍笑。师青玄敲着扇柄尤其不能控制分寸,终于大笑道:“血雨探花啊。你这几百年的抬头纹把我上乘的粉都抖没了。这粉可是经我和灵文元君亲自实验过的,不卡也不掉啊。你这眉毛它抖动得太厉害了。”

谢怜也没忍住。花城脸现沉色,伸手略略用力按上自己眉心。片刻抚过额前,指腹下触感清晰。

郎千秋道德感微有苏醒,艰难道:“听闻人间尚有一物,名叫......劈死?也有新近飞升上来的神官略通此术,不如去问问他们。”

师青玄叹气,掐了个诀:“本风师这里尚搜罗到一物,自命名为除皱针。经南阳将军亲测有效。正巧你们大婚我无物相赠,功德你们定是不稀罕。不如便以此物权当贺礼。”

因着谢怜,他们对绝境鬼王并无惧意。一句句说的乐呵。谢怜无奈忙道:“三郎,不打紧的。无过三两抬头纹,挑眉所致,并不碍事,换个姿势便是。”

花城定神看谢怜一眼,放开手松了神情:“我听哥哥的。”

灵文收了笑:“预备换什么动作?”

师青玄道:“太子殿下,你须要设法替他遮一遮抬头纹才好。”


谢怜一横心,踮脚围住他后颈。花城配合地仰头。谢怜正吻上他眉间。如此一挡,正能掩住额上回纹。

初始无过是个动作。后来逐渐染开缠绵之意。

便以我今后温柔,一点点展开你百余年来苦苦等待 刻上风霜痕迹的眉头。

只为我当年无意穿堂过,你等了多久?


我知我已迟来,今后定不会在你生命里缺席远走。

FIN
到现在为止今天还什么东西也没吃【泪目】饿得不会写文

师青玄画的妆什么样...脑补吧。我觉得花城真不需要化妆可能就是打打修容遮瑕什么的...或者这些也不需要...

评论(26)

热度(132)